两人商量完就回了教室。

    午休时间等同学们都趴下了,竹九这才起身,悄悄出了班级。

    yAn光洒在走廊上,燃起微微热度。

    竹九慢慢走着,抬手m0了m0衣服内侧的手机,走上了前往天台的台阶。

    台阶上有很长一段的水迹,鞋踩在上面,台阶面印上了鞋底的花纹。

    “咔擦”

    竹九抿着唇用力推开门,天台上的亮光逐渐投S过来,门终于被推开。

    竹九往前刚走了一步,一盆水就从头顶泼了下来,竹九没反应过来,顿时僵在原地。

    她紧紧闭着眼睛,手用力握拳。

    发顶的水一滴滴沿着脸颊滑落,没入衣领,身上的衣服被淋的Sh透,紧紧黏在身上。

    一群人的讥笑声响起来,竹九慢慢睁开眼睛,眼睫毛也被水打Sh,视线一片模糊。

    她看着站在面前的男男nVnV,听着刺耳的嘲笑声,那些不愿回忆的片段像洪水般冲进她的脑海,那一张张狰狞的面孔和此刻面前这些人的脸重叠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狼狈哈哈哈哈,现在怎么不装清高了。”竹九看着nV生抱着臂一脸嘲讽向她走来,她条件反S地yu往后退。

    不反击,那你准备被他们欺负Si吧。

    脑海里突然闪过元忆说的这句话,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她一下冷静下来,往后挪了点的左脚重新挪向前面。

    真是够了。

    她抬起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,用力甩了甩,甩出去的水珠将面前nV生的白sE上衣染出微微水痕。

    竹九顺着nV生的视线向下看了眼,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竹九抬头朝她弯了弯眼睛,收起笑脸,盯着她抬手扯掉了头上松散的发绳,她迈开腿,直接绕过nV生,朝宋雅妍在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她边用黑sE发绳重新缠着头发,边缓缓开口:“这个游戏挺好玩的对吧?”

    一圈缠好。